第一环保网为您提供最新的环保资讯、环保展会、环保项目招标采购等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行业要闻» 黑臭水体解决之后 临时治污措施何去从?

黑臭水体解决之后 临时治污措施何去从?

发布时间:2018-10-30来源:第一环保网
  “如果都像这样整条河当作污水送去处理,一个城市新建多少污水处理厂也不够用。”当天晚上的巡查组总结会上,巡查组一位副组长表示。的确,在这些改道河流的末端,是不堪重负的污水处理厂。
 
  长沙并非没有认识到“雨污分流”管网建设的急迫。“已经在管网建设上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情况正在改善,但也确实存在很多难点。”
 
  全国36个城市正在黑臭水体攻坚战中作最后冲刺。2018年底,这些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的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要高于90%。
 
  根据湖南省住建厅报告,截至2018年9月底,长沙市查明的24个黑臭水体已经全部消除。
 
  不过,重压之下,2018年10月下旬,南方周末记者跟随“2018城市黑臭水体整治专项巡查”发现,由于城区管网“雨污分流”改造难度较大,长沙市正倚重临时治污措施——河流改道、扩建污水处理厂、污水站临时改成处理站……最终导致污水处理厂经常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行。
 
  长沙并非孤例。据中青报报道,石家庄的一条黑臭南位排水沟更是夸张,直接运土填上,一埋了之。
 
  有巡查组成员表示,全国城市都不同程度地面临“雨污分流”改造难题,这些为完成整改任务的临时做法,可以理解,但也要有合理的长效解决方案。
 
  “末端截污”,流入污水处理厂
 
  2018年10月24日,一条名为“双管子”的河让巡查组犯了难。
 
  在2018年5-7月的城市黑臭专项督查中,双管子河的问题是,水质不达标排放汇入湘江,影响湘江水质。现在,这条河在入湘江前被整体截断,流入了污水处理厂,再顺着新建的导流渠流进圭塘河,最后汇入浏阳河。
 
  与双管子河问题基本一致的南托港河,也采取了类似“末端截污”的做法,转头流入了污水处理厂。
 
  据长沙有关部门介绍,南托港、双管子两条河本是当地村民排污和泄洪的水渠,除降雨外并没有自然水源。
 
工作人员监测双管子河水质
 
  “如果都像这样整条河当作污水送去处理,一个城市新建多少污水处理厂也不够用。”当天晚上的巡查组总结会上,巡查组一位副组长表示。
 
  的确,在这些改道河流的末端,是不堪重负的污水处理厂。
 
  湘江将长沙城区分为河西、河东两部分,长沙目前最大的污水处理厂是位于河西岳麓区的岳麓污水处理厂,据2018年9月《长沙晚报》报道,其服务人口逾百万,能消纳河西城区八成以上污水。
 
  黑臭治理日益推进,岳麓污水处理厂要处理的污水量也越来越大,扩充处理能力似乎“永远在路上”,一些临时性处理措施不得不上马。
 
  上一轮督查中,有一条公众举报信息为“岳麓区施家港污水处理站排放水有化学药水味道,排放口处有污泥上浮”。
 
  10月24日,巡查组第四小队前往现场,核查近半年后该问题的解决情况。
 
  经核查,这座污水处理站应该叫“岳北溢流应急污水处理分站”,原来是通往岳麓污水处理厂污水管道上的一个提升泵站,后来扩建成了污水处理站,于2017年12月26日投产运行。整条管道上,岳北、岳华和徐家湖三个类似的泵站都被扩建成了应急污水处理站。
 
  巡查组成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些应急污水处理站只采用磁微滤+化学药剂的处理方法,处理后的污水通过溢流渠排入湘江。“由于是‘应急’,这些处理站处理工艺过于简单,故而造成排水口有化学药水味道和污泥上浮的问题。”
 
  这些应急处理站是为了缓解岳麓区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不足而设立的,故而在2018年9月30日,岳麓污水厂二期投产后,三座只运行了10个月的应急处理站停工了,被举报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但污水处理量的缺口并未随之化解。岳麓污水处理厂二期投产前,处理能力为30万吨/日,投产后处理能力增长为45万吨/日,但立刻就满负荷运行——10月23日,岳麓污水处理厂进水量为48万吨,已经超过了日处理能力。
 
  “雨污分流”的共同难题
 
  据长沙市相关部门介绍,岳麓污水处理厂三期工程目前已立项,而巡查组专家认为,投建新的产能之外,进行雨污分流,减少污水中雨水的比例,更是长沙污水治理的当务之急。
 
  长沙并非没有认识到“雨污分流”管网建设的急迫。“已经在管网建设上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情况正在改善,但也确实存在很多难点。”在配合巡查组现场调研时,长沙市住建委污水处副处长刘岚坦言,“污水处理厂的建设是必须和城市发展同步或者是超前,临时设施主要是在城市基础设施暂时没有覆盖到的区域的过渡性方式。”
 
  南托港河与双管子河都是为及时完成整改而被整体截流,但后续整改措施也在跟上。南托港上游有两条支流,在这两条支流上兴建起了多个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并已投入使用;一条支流流经长沙暮云经济开发区,这里原本是一个工业园,目前正在对工业企业实施清退。
 
  污水管网的建设则碰到难题。刘岚介绍,南托港河流域所在的南托、暮云街道是2015年才从长沙县划入天心区的,原来都是农村,住户比较分散。更特殊的是,该片区有京广铁路穿过,还有一座军用机场,给管网建设带来诸多制约。
 
  岳麓污水厂另一个重要来源是龙王港河,这条河在上一轮督查中被判定为“未消除黑臭”,此番水质监测达标。但由于堤岸边多有老旧民房,以及尚未建设雨污分流管网的居民区,一旦碰到大雨,生活污水还是可能掺在雨水里,从一处拍门(堤岸上用于泄洪的闸门)流入龙王港。
 
  现在,龙王港河上建设了密集的曝气增氧设备,以增强河流的自净能力。
 
龙王港上密布的曝气增氧机
 
  长沙城区的雨污分流改造,面临老城市的共同难题:老城区改造、征地、协调、管网错接漏接……当下长沙正在进行错接漏接污水管网整治工程,同时在污水管网尚未覆盖的城区新建管网。
 
  这些问题在发达国家也尚未完全解决。在德国考察过的巡查组人员发现,德国排水系统有的也采取合流制,一样给污水处理厂带来压力,现在也在逐步推进雨污分流,但老城管网改造难度大。
 
  雨污分流是否应该成为普遍推行的排水系统模式,目前尚存争议。南京的“雨污分流”工程就曾引起市民的反对,意见主要集中于耗资巨大、工程扰民、效果不容易感知等方面。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工吕红亮认为,“我国很多城市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都还在补欠账阶段。然而在无法大动干戈的老旧城区,采用截流式排水方式也是目前普遍采用的手段。同时,截流式排水带来雨天污水处理厂的压力较大,提倡处理厂容量的设计冗余是必要的,这也是向国际经验学习的一方面。但污水处理厂处理规模也不可能一直无限扩大,我们现阶段还是要在末端一些临时处理设施来保障消除黑臭的基础上,逐步改造管网,向上溯源,包括用一些低影响开发手段在源头进行雨污水的分流,这也是一项长期的工作。”
 
  除了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这两大基本要素外,近年来“海绵城市”理念的兴起也为城市解决雨、污混流问题提供了新的可能——利用城市的水体和绿地、可渗透路面等设施,将大部分降雨就地消纳,也就能减轻管网排水的压力。
 
  (来源:千篇一绿)
微信、微博二维码

特此声明

1.凡注明来源"第一环保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第一环保网所有。若需转载需明新闻来源及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分享
  • 第一环保网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
  • 返回顶部